运笔喳在线欢迎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公告: · 国投电力披露发行GDR进展:推迟发  · 每天慢跑半小时可以保护男人前列腺  · 大赢家计谋投资受骗亏光43万!投资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漫画 > 查询 >

【赤子文苑】大海传递的姐妹情!母亲|大姐

2018-01-05 15:48  编辑:admin 来源:blog

大海传递的姐妹情

献给两岸子女最尊敬的两位老人

文/梁庚媛

我的二姨,当年已届67岁高龄,跟随第一队破冰之旅,曲线进京。凭着珍藏38年的记忆,钻进深幽的北京皇城内的古老胡同,径直找到我家的老宅,一座很具特色的北京小院。“喂,有人吗?”我跑去迎接,一副具有母亲家族脸谱、头发已接近全白、带有异域装束的老人,两眼深深的注视着我,“你,你是大姐的女儿!”“二姨!”随着我的惊呼,全家人都跑了出来,母亲走在最前面,姐妹俩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1987年的这一幕,虽距今已有20年了,随同母亲从小给我们讲的家族往事,像一部生动的历史故事片,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记忆中。

母亲在家是老大,二姨老二,老三是大舅,老四是小姨(已去世)。四姐弟同父同母,此外还有同父异母的三兄弟。二姨一家,外公及其那三兄弟自1949年迁往台湾。由于两地政治原因,38年了,亲人音信不能通。现今,封闭了38年的姐妹深情,感动了相隔两岸的大海,开始传递这浓浓的亲情。

姐妹俩生长在战乱的年代,相差4岁,从小学到中学,同校不同级,形影相随。外公是一位公派留英的高才生,当时为航空界科技高层人员,全国到处奔走,姐妹俩跟随外婆在北平上学。母亲聪明、伶俐、漂亮,是外公的骄傲,当年曾考上张学良办的留洋预备校——贵族学校女同泽,那年外公单位的子女只有母亲一人考上,当时外公高兴得抱着母亲跳啊。但一切理想都被日本侵华战争打破了,外公随单位南下到昆明,四姐弟及外婆留北京。日本侵华后,从此8年与外公音信不通。家庭的重担压在高中毕业待考大学的母亲身上。首先是生活费用,一家5口的吃穿,四姐弟的学费。母亲毅然作出决定:牺牲自己的学业及感情,立即结婚,用丈夫的钱,养活一家人,继续供弟妹上大学。丈夫比她大8岁,她不嫌,有子女她不怨,没感情她不顾,只要答应她的条件:养活自己娘家一家人,供弟妹上大学就同意结婚。正在青春年少具有远大理想的母亲,牺牲了自己宝贵的一切,命运也就在日本侵华的开始,发生了天地般的改变,从一位待出国留学的风华女学生,一下变为一名家庭主妇,一位具有沉重家庭负担,要养活婆家、娘家所有子女,并供他们上大学的家庭女主人。

结婚后,首要问题是儿女的问世,这可超出了母亲原想象的困难。自己和丈夫的弟妹已有四人,再加上逐年增加的幼小子女,这一大家庭的重担落在高中刚毕业、从没做过家务的母亲身上,太重了。母亲,担当了两代人的母亲,子女要疼,弟妹要管,十个手指心连心,哪个都要亲。

母亲,二姨所尊称的大姐所做的这一切从此更加深姐妹俩的感情。父亲母亲一家及小姑、二姨在外婆家住,二姨在北京大学上学,大舅在北京工业大学上学。母亲脱下了学生装,换上了家庭主妇的衣服,承担起了全家几代人吃、穿、用所需的责任。母亲自己不上大学,看着弟妹能上大学,自己再苦再累,心里的甜也滋润着这张年轻少妇的脸,母亲在二姨眼里更美丽、更加圣洁。二姨放学之余,抽空就帮母亲照看子女,一起干家务,分担母亲的劳累,她把母亲的子女看成自己的子女,这一晃,就是8年。二姨大学毕业了。8年的姐妹患难生活,8年的战争年代重大精神压力的共同迎对,姐妹俩跟全国所有同胞一样,迎来了全国抗战胜利。这8年的姐妹深情,即便姐妹俩分处两岸,大海、时间仍然无法阻断姐妹想见的迫切心念。

1987年,二姨带着几万美金的见面礼归来。她说,这不是还大姐的8年养育费,这钱,给母亲是让她老年生活更优越,给我们,母亲的子女,是让我们代她照顾好她的好大姐。

海峡两岸解冻后,二姨这位白发老人就只身频繁的往返于北京和台湾两地,近几年往往是机场人员推轮椅出机场,我们佩服二姨的深情和坚强。她操着纯正的带有北京口音的普通话,多年不变。二姨从台湾来,大包满满,全是精心送给大姐的好礼物;二姨从北京回台湾,母亲在准备好的各类物品中,选最好的一斤不少于飞机限额托运的指标。一次次相见的喜悦,一回回离别的情深,一缕缕白发的增添,岁月给予老人身体的不便,都扯不断姐妹情的纽带。

二姨的孩子从小在台湾长大,在国外留学,两个社会中生长的年轻人对大陆有很多不理解,在错误的宣传下又有很多误解。从小到大突然出现一些从未见面的亲戚,又生活在两个冰冻的社会里,所以他们对于自己年迈的母亲,不顾千辛万苦频繁地跨越海峡去会面她的大姐并大笔花费实在是不理解。他们劝自己的母亲“想你姐,就打电话吧,不用非见面嘛。”二姨从来不听,一定要面见大姐。

母亲过的是阴历生日,工作的忙碌,使我偶尔会忘记去祝寿,但母亲从来都不怪我们,只要我们学习、工作、身体、家庭好,就是母亲最大的欣慰。但二姨从两岸通航以来,几乎每个逢五、逢十的大寿都要飞过海峡亲自面贺。每次母亲的生日宴会,都是这个大家庭几代亲人们的相聚,热闹、兴旺之情是在场所有人都终生难忘的。

祝寿的亲人离去后,母亲家的姐弟几个仍叙旧绵绵。每次我都尽可能留下来,听不够那些只有自家人动心而旁人不屑的家族小故事。

二姨是教中文(台湾叫国语)的老师,说话、办事都头头是道,礼法较严。而母亲,非常仁慈,有些像国外的家长,对我们从来都是启发式教育,从小就用生动的故事教育我们做人、做事,让我们在广博的书海启发下自由发展。所以,家里说话、做事、与父母相处都很随便。儿时,我在家里跳绳,父亲帮我计数;冬天放学后,我们在房间里玩篮球的三步跨蓝……但生活在台湾,礼法较严的二姨对自由惯了的我们又怎么看呢。每次二姨来,母亲都要嘱咐我们言行一定要注意,否则,二姨是公正不阿的,会当面批评我们。经过几次与二姨的会面,我们也都培养得绅士、淑女了很多。

随着时间的推进,二姨对家人生动地描述她的好大姐、北京生活水平的飞速提高,大陆多彩的旅游和饮食文化,使台湾她的家人对祖国有了更多的了解,也相继来大陆探望母亲,每次来大陆,都少不了夸赞大陆的繁荣、夸赞母亲的高尚。姨父,留日的大学教授,借两岸学术交流香山会议的机会,来看望我的母亲,有家人的同行,我看得出,二姨是多么幸福啊,她和大姐的一腔海水般的深情,有了自己最亲密的伴侣认同。

姨父长二姨几岁,已近90岁高龄,没过几年便不幸离世。姨夫过世后,二姨悲痛得衰老了很多,行动也有些不便了。姨父过世的第二年,二姨又只身来大陆给她大姐拜寿。但这次,二姨有了一个崇高的任务,老两口曾商量好,要给姨父的老家捐一笔教育基金,对家乡每年的高考状元或考入清华、北大的优秀学生发奖学金。一路上,二姨不顾家乡农村的艰苦,不怨当地卫生条件的简陋,几代的亲人啊,每人都有见面礼。家乡的亲人像欢迎最尊贵的客人一样款待二姨,二姨从来没来过婆家,这次作为一位家乡最骄傲的儿媳妇,她感到了婆婆的疼爱,几代亲人的接纳,家乡亲友的热烈欢迎,祖国母亲对她的想念……从婆家回到大姐家,二姨一直激动不已,娓娓向自己的大姐诉说着婆家的温暖。二姨夫妇的无私奉献,对祖国亲人的友好捐献,也让母亲为她的妹妹感到骄傲。

每年春节,我家都要给二姨打电话贺新春。有一年春节,二姨家里电话无人接听,她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不来信告之她的大姐呢?母亲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过了一个月时间,盼来了二姨的来信,说她前一阵住院了,胸部长了一个良性肿块,做手术切除了,现手术成功已出院,身体也恢复了,当时怕大姐为这一切担心,现在没事了,向大姐报个平安。信看到这时,母亲才把那颗悬着的心落下来。信的末尾二姨还说:“再过几年就是大姐的90大寿,我要好好养身体,到时一定到北京去给大姐贺寿。”当时,不只是母亲,连我们晚辈都感动的留下了热泪。多深厚的姐妹情啊,母亲感动的同时,为二姨的前来感到耽心,但她了解她的妹妹,决定的事是轻易不会改变的,所以就悄悄为这次姐妹会面做着准备。

过不久,不知是由于年龄已老,还是耽心过重,母亲也得病了。她的两腿肿得很厉害,血压也临时高过200,曾坐过急救车到医院抢救。说来也怪,每次病重,母亲都奇迹般的战胜了病魔,渐渐恢复了健康。我们都说母亲身体底子好,其实,我知道,母亲心底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定要养好身体,容光满面地等待着与海峡对岸的妹妹再次相见。

大海见证着隔海相望的两岸姐妹的深深情谊,储存着她们内心深藏多年向外奔流的浓浓的爱。大海宽阔的胸膛颤动了,以更快的频率激励着波涛,传递着海峡两岸的姐妹情,我们共同祈盼着,在大海的祝福下,姐妹俩都能成为中华百岁老寿星。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运笔喳在线
 服务热线: 广告热线:  
  Copyright 2008 http://www.yunbic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111111号
本站资料未经许可不得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