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笔喳在线欢迎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公告: · 热点资讯: 举报主题:百事普惠强  · “玖壹购商城”是啥?本来是“唐江  · BWDC数字生意业务能赚钱吗?飞哥带  · 投诉泰润集团竹福星原始股涉嫌非法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服务 > 盈利宝 >

【赤子文苑】傻妮!青河|金宝

2018-01-05 15:48  编辑:admin 来源:blog
傻妮文\晓溪青河躺在槐树底下正昏昏欲睡,忽听坝下人声吵杂。他一骨碌爬起来,紧走几步上了大坝。青河瞥见许多人往这边跑,边跑还边叫骂:“走远点!哪来的傻姑娘。”“打她!看她还敢不敢进村偷工具了。”“听见没?再来就打折你小腿!”青河瞧大白了,本来大伙是在撵一个傻子。这傻姑娘衣衫缭乱,蓬头垢面,一只奶子半遮半掩的暴露,跑起来颤颤巍巍的晃动。那工具暄暄白白好似云雾里的庐山……青河看着不禁打了个寒噤……一群半大孩子,拾起地上的土坷垃就打,就见“嗖嗖”的土坷垃雨点似的朝傻姑娘飞已往。姑娘吓得用手阁下抵抗,脚步一直往后退。身后的柳林旁就是一条徐徐流淌的小河了。河水清澈见底,河畔的矮树丛中开满一簇簇白色的马芹兰,和一枝枝淡紫色的铃兰花。傻姑娘绝不踌躇地钻了进去。几个孩子刚想尾随,被旁边的大人一把拉住:“算了,别追了,要是傻子跳了河就贫苦了,闹出人命可欠好玩了。走,回家。”一群人一哄而散。傻姑娘没有走,就在坝下的那片小树林里栖身。白日扒河滩上的红薯果腹,夜晚睡在乱坟茔上。唉!这傻姑娘,定是走失了家,没处所去了。夜深人静时,偶然总能听到傻姑娘的哭声,不晓得为啥?许是饿,许是露重更冷吧。横竖哭声在草丛与树林间断断续续、呜呜咽咽,听得人心里直发毛,心也像用手撕扯着一样。那夜天阴的很沉,冬风也扯着嗓子嚎叫,并搅起漫天尘土飞扬。暗中中,河坝上急步走来了一小我私家,刚走到老坟茔,就看到坟头上隐约有个工具在动,而且发出一阵阵怪异声。把那人其时吓得汗毛倒竖,觉得活见鬼了。他“妈呀”一声就跌坐在地上。傻姑娘被惊醒,她忙起身跑下坡坝。深夜里,就见一个灰白的影子逐步飘向林子深处……那汉子吓得尿都撒裤裆里了,他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厥后青河才知道,那汉子是邻村的,昨夜是去为妻子请接生婆的,原想超个近路,没猜想却碰见了“鬼。”翌日,一伙人上了大坝,领头的就是昨晚那位,传闻孩子出产不顺利,是因为碰见了她这个扫把星。他手掐着棒子,非要揍扁了那傻姑娘不行。傻姑娘见势不妙,就径直往坝下鱼池旁的谁人小屋里跑。青河那时正蹲在外面用饭呢,见那姑娘劈头盖脸地闯进来,且不知产生了什么事?就站起来抻脖朝坝上望。几小我私家骂咧咧走近前,举棒子就要打。青河见状忙阻拦。“哥们哥们,有话好说,跟一个傻子动气犯不上。要是真给打碎了哪儿,人家也不能让你不是?消消气得了。”青河好说歹说才把那些人劝走。大概,傻子的心田也是有感情的。自从青河救了她后,她就再也不脱离这间小屋了,青河轰了频频都没用。见她饿得去捡他扔掉的,且馊了的饭菜吃,青河不忍心就偶然赐给她一碗。嫌她脏,他就让她到河里洗洗。她听话地洗了……青河长这么大,到今天才算是真真切切眼见了一个姑娘的身体……他木讷了许久,胸怀里的欲念便像一丛小小的火苗,刹那间欢欢实实地燃烧起来……傻姑娘玉洁样的身体滴着水走向他,本来,除却污垢的傻姑娘是如此的俊俏。她约莫二十几岁的容貌,丰盈丰满,如同一朵野石榴花。青河傻了。那一刻,他的心就那么动了一下。青河不知道她是从那里来的,可是,他认定了,这就是上帝赐予他的姑娘,确切的说,唯独赐予他青河的姑娘啊!今后,青河的心,就像这条小河那样,忽而泛起了涟漪,一波又一波……青河是个孤儿,小时候就没有爹娘,他不晓得本身姓什么,叫什么,自他的运气与坝下的这条河接洽在一起的时候,村人才为他取了“青河”这个名字。那条河就叫“青河”青河十一岁那年因偷了村里人半袋麦子被打折了一只胳膊。那是夏天,伤口发炎,无人给他医治,厥后便被迫锯掉了。从此青河便成了个独臂王老五骗子了。不能干重体力,所以一直在坝下给人看鱼池,仅赚个生活。唉!世道残酷狰狞啊!青河给她起了名字叫傻妮。转年,傻妮为他生了个白胖的大儿子,取名为金宝。青河做梦也没想道本身也能有后了。傻妮老是“嗤嗤”傻笑着,稀罕得不得了,她天天抱着儿子金宝满大坝的跑,宽扁的大脚碾踏着黄土,翠嫩的青草在他的脚下碎成了糊。青河怕傻妮带孩子有闪失,肯定坡南有河,坡北有鱼塘,万一……从此,青河白日就将金宝锁在屋里,毫不允许傻妮再抱出去,傻妮呢,也不乱跑了,就站在窗子底下,脸贴着玻璃瞅着他,“嘻嘻”笑个没完。一晃,小金宝四岁了,能满地跑了,能叫他们爹娘了。傻妮呢,也被青河训练得能做些简朴的家务了。青河在坝下开垦了一块小田园,哪里种了很多,葱蒜,黄瓜豆角,西红柿等。青河就教她哪些是苗,哪些是草,傻妮经常把豆角秧、茄秧给当草拔了,而青河仍不厌其烦地训导她如何判别。青河的小屋很简陋,雨季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伏天闷热无比,蚊蝇成群,有时成宿成宿都无法入睡。傻妮野外露宿惯了,她固然无所谓。但儿子金宝却被蚊子咬得啼哭不止。每当这时,傻妮总要坐起来,用一把破蒲扇为儿子扇风寻凉,驱赶蚊子。一边扇,一边还嘟嘟囔囔的念叨:“……南来燕,北来燕,到我窝下窝蛋……”反重复复的。金宝习惯了母亲琐碎的歌谣,母亲不唱,他就不睡。傻妮呢,就摇着扇子,闭着眼睛哼吟。冬天是最难受的了,冰雪将大地笼罩,也沁濡了青河的小屋。屋内酷冷难挨。独一能取暖的,就是谁人半截小火炕了。灶膛里终日用树枝生火取暖。没措施,青河白日就带着傻妮到树林里去捡干树枝回来。这日,青河又和傻妮一起出去捡树枝了。他们依旧又将金宝锁在了屋内。金宝已经习惯了被父亲锁着了,于是,又一小我私家呆在家里玩青河给他做的木头手枪,木头小人儿。就见他炕上炕下的疯个没完。灶膛里依旧燃着干树枝。金宝用木抢打小人儿,他将小人打得满地乱跑。一不小心,小人被他打到灶膛里去了,金宝急遽趴在灶膛旁用木抢扒拉。小人的身子很快烧着了,一点点的酿成了一个小火球,那木头枪也着了起来。他急遽把它拿出来,放在地上,地上有一捆苇子,苇子是留着做引柴的,很干。见火就欢畅的着了起来,带着响。屋子很矮,纷歧会儿,火苗就串上了房顶。金宝吓得“哇哇”高声起来,他拽门,拽不动,就硬生生被火围困在内里了。青河和傻妮捡了两捆树枝正欲往回走,这时,就见他们的小屋浓烟滔滔,烈焰腾腾。青河就“妈呀!“一声,说:“欠好了!”他扔下柴禾就想往家里跑,但他腿脚不灵便,脚下一滑就摔倒了。青河躺在地上绝望地喊:“快……火……儿子……我的儿子……”他语无伦次了。傻妮大白了一切,她扔掉了柴禾:“啊——啊——”疯了似的冲向坝下。傻妮奔到屋前,火焰已吞没了半个小屋,屋子随时都有可能坍毁。就听“咚——”的一声,门被她拽倒了,傻妮扑倒在地。她从地上爬起来,懵懂着就一头栽进去。没了门窗的支撑,一半的小屋连忙夸塌下来。等青河赶到时,耳边咆哮的,就只有腾腾大火,熊熊烈焰,与噼噼啪啪梁木断裂的声响了。青河傻了,嘴张得又圆又大。“天那!我的儿子……傻妮……”“啊——啊——”屋里传出傻妮撕心裂肺惨叫的同时,从另一半还未夸塌的一面窗子里伸出一团棉絮来,没等青河醒过腔,那棉絮便“啪”地掉在了地上。青河一个趔趄,似名顿开,他上前抱起仍冒着浓烟的包裹就逃离了火场。屋子随后便“轰”的一声全部坍毁。青河回身冲坍毁的小屋发出一声嚎啕“啊——”声音如荒野里一只饥饿的老狼。青河打开被子,是儿子金宝。“我的金宝啊!”顷刻,他将儿子牢牢地抱在怀里,泣不成声。金宝被烟熏得背了气,青河拍拍打打了好半天,孩子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涨潮了,青河水在月光下“嘤嘤“作响……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运笔喳在线
 服务热线: 广告热线:  
  Copyright 2008 http://www.yunbic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111111号
本站资料未经许可不得下载